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休闲 >> 户外
字号:    [打印]

可咏清奇 ——写于“九节仙蒲香可掬”展陈之际

作者:西 庐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20年10月30日

  在东湖内办一个菖蒲展,林光和我此前都没有想过。我们所种的菖蒲,数量有限、质量一般,实属“小户”玩法,况种好几盆菖蒲在江南并非难事,仅临海便有诸多高手。我们在时机上凑了巧,得获抬爱,不是种养之功。揣惭陋而登湖榭,诚如画艺之“补壁”用者,只为增半室生机耳。

  展出已逾多日,陆续有不少市民和游客前来观看,每见黄发垂髫。我记得黄岩来的一对耄耋夫妇,阿婆高寿,听力不甚好,我附在她耳侧问道:好切(看)吗?她果断地正色回答:好切(看)!作为送展方,当然是感激且感动的。

  于此,更要感谢各位师友的鼓励和方家们的指正。

  我一贯认为种菖蒲,姑且提炼一个“蒲草文化”吧,它和几乎所有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一样,是需要交流,并且要在交流中相互促进的。

  最早种蒲草用于观赏的群体是文人。这渊源大抵可以追溯至宋代。时间很长,但发展缓慢,至今未形成流派(众所周知,很多文化门类讲门派、渊源、出处,类如书法、武术、戏曲等)。直到这几年,得益于无锡植蒲大师王大濛和江浙不少爱好者的直接推动,蒲草才开始在大众的家庭绿植清单里占得一席之地。

  为何要说蒲草?实则菖是菖、蒲是蒲,这是学术上的概念,了解即可。蒲草更有意思的命题还在于种和赏。种蒲和赏蒲的关系很微妙,它不像厨师和食客那般可以完全分离。蒲草的真正内涵,你若不亲手种过,真是很难体会的。当然,种和赏在行动上是可以有阶段性的。

  依稀记得全国性的“蒲草热”大概是在2014—2016年的样子。从无锡开始,发展到嘉兴,进而蔓延整个江浙地区……起初,蒲草价格很贵,以“苗”论价。无锡和嘉兴历史上就有著名的金钱蒲出产,至今仍以为正宗。一时奇货可居。后来蒲草流行至福建,受到了当地组培技术的关注,加之闽地的暖湿气候,一时间全国的菖蒲基数迅速扩大。这真是一把双刃剑。蒲草价格急转直下,走入了寻常百姓家。有人感叹,菖蒲“滥”了。我并不完全赞同这个说法。事实上,菖蒲“滥”了也有好处,种的人多了,它的知名度肯定会提高,文化内涵也将势必得到丰富,质变的前提正是量变。

  要种活一株蒲草几乎没有难度,一个塑料盆、一把透气利水的植料,勤浇水,即可。如恰好有一个常年湿度较高的环境,则更省心,但要种出特点、气质和风格,那却是不简单的。国内种蒲草的头把交椅,圈内人一定会公推王大濛先生。我也认为大濛先生植蒲的手法是一代之高标,是空前的极致,也将在长时间内多多少少地影响着后来之人。大濛先生把种蒲总结为“盆植”和“附石”两类,从他对外公布的作品看,他本人可能更喜欢附石一些。当然,大濛先生自身还是位书画家、篆刻家,他的蒲草附石作品,选盆用石都十分考究,类如明清汉白玉盆、太湖石、昆山时等等,且每每于石上自刻妙语。此举,实非“有财有才”者不能效仿也。

  附石之深意,又不局限于石,蒲草的根有很强的攀附性,故很多物体都可以“附蒲”。林光深爱此道。他选的石多为本地特色品种,类如头门港的海礁石、天台的百花石等等。石之外,他还常用瓷片碗爿、砖角瓦料,个中亦有高古之品。最独到的是他曾用荔枝炭附蒲!这真是奇思妙想!

  总的来说,使蒲附物,假以时日则可成,难点只在选材。光面之材易生而无拙气,糙面之材难攀而显奇崛。至于附物的蒲草品种,驯化后的野生石菖蒲自然是首选,它的根系极为发达,毛细根又多(蒲草附石主要就是靠新生的毛细根)。若在有品名的种类里选,则虎须为第一;金凤凰、姬正宗、有栖川、胧月等亦佳;金钱与黄金姬,壮草尚可,弱草则要些心机;最不能者应属贵船苔(即天鹅绒、极姬之流,我认为三者原是一种),盖因其细根不易发,生长全赖二三主根的特性。

  欲附蒲,可以细棉线绑其老根于物,再浸于水中,静置而又不使其水腐,三月至半年可成,后需取线。还有覆苔一法,可在石上或糙物上用试。先将蒲根散开贴于物之凹槽,渗以微砂、薄覆鲜苔,亦置于水中,使青苔时时湿润,二三月即成,后期青苔也见滋生,绿意盎然、满眼生机而又沉稳素雅,是上等之法。

  附石之蒲,除石菖蒲等几个大叶品种可常年浸于水中,其他的都应“悬而不泡”,使根有可呼吸的余地。水垫者,以白色大理石为好,方、圆、随形可依从蒲石之状。

  若不附石,便以盆植。盆植者,现种现成,造境极快。日久年深,亦多山野之气。用盆选盈手可托者为最佳。世人多以紫砂盆种花为第一求,实际上,种蒲草最好的应该是石盆或泥盆(瓦盆)。紫砂盆有贵气,用作附石蒲的水垫倒还可以。石盆最有古拙之感,即便不是历朝旧物,有数十年龄的食槽、捣臼都颇堪一用(机器开孔的溪石盆不天然,避用),其中愈剥壳者愈佳,愈薄胎者愈佳。石盆大多无出水孔,可用玻璃钻头钻之。泥盆素为种兰人所喜爱,透气之极,保水较差。若以泥盆植蒲,可在盆周篆字,亦为清妙,可取巧拙之中庸。

  不管用哪种盆,植料皆须慎重。有人喜欢兰花植料过筛后的米粒大部分,为其疏松透气之外还有养分。我偏向于素养菖蒲,兰花植料配伍者众多,过肥且色彩鲜艳,不雅。近年种多肉植物的赤玉土,我以为上乘,颗粒细碎而无粉末者最好。林光喜欢用河砂,这也是好物,但过小则易从盆底渗漏,须略粗。

  养定后的附石蒲草,理论上可以经年不死,确为“长寿仙草”。盆植蒲草,一段时间后需翻盆,而这是无定法的,要具体论之。附石和盆植会有一个临界点。我曾用不漏水的石香炉种过一盆胧月,先是填了砂土,盆内见干见湿。一年后翻盆,蒲根已牢牢附住一侧石壁,于是我就倒土水养,当做一景附石蒲看待了!

  蒲草不易生病招虫,唯红蜘蛛须提防。红蜘蛛在通风透气的环境里不易生,对它需“防在治前”。

  人们习惯把农历四月十四当做蒲草生日,还常在这日给蒲草“剃头”。健壮蒲草一年可以“剃头”二三次无妨。这种方法对于驯化山采石菖蒲有益无害。

  要继续说种蒲,也是有话好讲的。当然不是保守什么秘密,还是之前提过的,请诸君先一实操之吧!

  那么,且说赏蒲吧!赏蒲就如同我们看帅哥美女,简直没办法“万众一心”!

  目前,国内外(日本韩国也有赏蒲文化)蒲草界常说的三个字“短、细、密”有较高的参考性和借鉴意义,主要指的是蒲草要文气不要野气,要精致不要粗犷。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想试着把这个理论“完备”一下,像太湖石审美之“瘦漏透皱”那样。这很难,最终是拼凑了四个字——姬、细、密、逸。

  细、密是一样的。姬字怎么说呢?姬在汉语里有几种意思,但没有一个是形容词。那为什么还要放进来呢?原因是在于日本蒲草界对于蒲草品种的发掘选育史。像黄金姬、姬正宗、极姬这几个名字都有“姬”,姬,在日文里有“小”的意思——小的菖蒲是可爱有趣的。明代高濂在《遵生八笺》说石菖蒲品之佳者有六种,但至今四种湮没在了时光里,无迹可寻,实为憾事。日本的园艺人有培选品种的风气,代代承袭。蒲草文化源于中国,日本韩国有弘扬之功。

  说到这里,有必要类举一下国兰。国兰的理论体系,自明清发展到现在可以说非常完备,尤其是“瓣型学说”和“叶艺学说”,真是大千植物世界中的特例(此“叶艺学说”亦受日韩兰界影响)!国内种兰花的人很多,种蒲草的人相对少得多,很多蒲友是兰友的“业余身份”。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是蒲草开不出有各自特点的花。只希望在将来,能有澳门美高梅平台在叶型叶色上有特点的蒲草品种面世,像王大濛先生选育的丝锦蒲、飞帛蒲那样。我的好朋友,黄岩种兰花的方寸园主人姜露漾选育了一个新的蒲草品种,叶型似金钱蒲,叶尖有微微的水晶嘴,也堪称蒲中罕见。

  说回姬、细、密、逸。细密的意思很好理解,还是为了文气,若粗、疏,实在荒凉野蛮。那逸字呢?这是我自己种蒲6年后的一个体会。现在,种蒲的爱好者不少,任意一人都可以轻松拿出一盆圆塔型的金钱蒲老桩。我们开个玩笑,如果把10位蒲友的金钱蒲老桩都脱盆,再散乱于一处,恐怕连他们自己也认不出哪丛是自己“剃头”多年的作品了!“逸”的道理就在于此。“细、密”是大同小异的,充其量是蒲草本身的特点和气质,即便被不同的人种养,该有的都还在。而“逸”则代指一种风格,或者说种养者的一种风格。有“逸”气(即飘逸,长叶种易出)的蒲草,辨识度高,个性鲜明。而“逸”,还可以助推蒲草文化中流派的诞生。

  我现在颇喜欢驯化石菖蒲。临海有19个镇街,大多产野生石菖蒲,且资源丰富,蒲友们偶采一二于生态并无碍,且每每驯化成功一盆,都与众不同,有些新意,这是很好玩的。

  赏蒲理论性的东西很少。王大濛先生是画家,他看蒲就有看画的眼光,令人佩服。我是搞写作出身,恨无饱学,姑且提几个词语,权作抛砖引玉,即满而不俗、寡而不枯、朴而不素、雅而不孤。

  当下的蒲草,价格十分便宜,网络购买又十分便捷,种养相较于其他花卉省心省力,朋友们大可一试!我的内心很盼望诸多城市的文化建设中能有蒲草的融入。起码于临海,我相信是可以且应当的。也愿临海此后能有更大规模的蒲草展,如果有一次“百人大展”,那真是善莫大焉了!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3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