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历史风情
字号:    [打印]

皖南事变亲历记 (下)

作者:周临冰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20年10月10日

  到达陆会长家后,吴寿祺和吴保萼两位老师及时来看我。他们商量后,决定把我安置在陆会长家,并告诉我:“你叔叔(指夏老)和我们已联系过了。”陆家共七口人,陆会长和陆师娘,上有老人,下有二女、小儿子,还有一个侄子。陆会长很慈祥,不爱说话,吃饭时非常客气,老对我说:“吃吧,就在自己家一样,我和你叔叔见过面,他把你送到我家是对我的信任。我们对爱国志士是支持的,没有前线哪有后方的安全。”我到他家后,茂林的风声非常紧,顽军推行“五家连环保”,经常查户口,只要发现有一点嫌疑,就会被扣上窝匪的罪名,全家都遭殃。还有严密的组织特务网,收买叛徒来破坏我地下党组织,并贴出布告宣布蒋介石手令,捉到项英、周子昆、袁国平各赏5万元。

  为了安全起见,陆会长他们把我藏到阁楼上。矮小的阁楼打扫得干干净净,但只限在一把藤椅的范围活动。阁楼的对面就是当时关押新四军的一座小学。这一家人为了我的安全要担多大的风险呀,但全家人千方百计掩护我,没有走漏一点风声。不论是杜大爷、陆会长全家和吴老师家,他们和我素不相识,都做到了舍命救人,这充分证明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四军在群众中有着崇高的威信。我在陆会长家受到热情的照顾,可我内心非常着急,盼望着送夏老的那位同志早日回来,我能尽快归队。

  过了40天,我等不及了,和他们商量,先到永康去找我的哥哥周振,再设法回部队。经他们同意,正巧陆会长的一位名叫周璞堂的朋友是做珠宝生意的客商,要到浙江绍兴一趟,到永康是顺路,于是他们就把护送我的事托付给他。两位吴老师高兴地通知我说,周老先生原籍浙江,又和我是同姓同乡,机会难得。我当然是喜出望外。起程前,陆会长全家为我送行。他们在这40天里冒着风险,对我无微不至地关怀,我一生都要感恩图报。后来听说,陆会长于1947年9月为配合我军解放茂林英勇献身。陆老先生是位爱国爱民的英雄,一身正气,令人敬佩!我一直用他们的精神鼓励自己。

  在周璞堂老先生带领下,我总算离开了茂林的危险境界。周老先生到了诸暨为我买好去永康的车票,我们就告别了。我到了永康先找到地下党的联络处俞振熙,这是我嫂子的阿哥家,这地址是我嫂子撤退到皖南看我时告诉我的。俞是在商办运输公司工作,他们在忙着转移,几座高楼,人走楼空。我就在空楼借宿了一晚,好在白天哥哥来看过我,带我去看过地下党组织住址,我高兴得跳起来,回部队有希望了。

  当晚,我美美地睡了一觉。天一亮我急忙起来,出城门,一架日本侦察机在头上转,很快后面跟着九架飞机,六架一组轮流轰炸。我跟着人群趴在地上,头都不敢抬。接连轰炸足有两个小时,永康城炸成一片焦土。我随着市民流落在乡间山野,等到晚上才去找地下党组织和我接头的同志。他们也正在着急,怕我遇到危险,看到他们,我也放心了,随着他们分散到农村居住。

  过了不久,特委沈景德同志告诉我,交通被日本鬼子轰炸切断了,短期内无法归队,要我暂时留在地方工作。尽管我总想早日归队,整夜不能入睡。此时,我的一条腿突然红肿。农村没处看病,我哥哥用切菜刀替我切开脓肿。可能是感染,我手脚发抖,一条腿不能落地,我担心的是回不了部队。哥哥安慰我:“一只脚一样能为党工作,搞印刷、搞地下联络站,不都同样能发挥共产党员的作用?”我振作精神,一只脚跳着去赶集。一个土医生发现我一只脚不能落地,问了我的病情,给我放出了脓血,立时就能下地走路。党组织介绍我去永康报社配合报社总编周健同志,把没有刊登报上的电报译出来,供共产党内部参考。我和周健在报社公开身份是兄妹关系,在报社党组织掩护下,工作了3个月,后来得知去内地的交通恢复了,我便要求回部队。我哥哥把他唯一的一床毛毯卖了给我做路费,还托周健同志为我办理通行证,我终于回到了苏中根据地。

  皖南事变血的教训教育了我们,从此我军摆脱了蒋介石独裁统治,新的新四军诞生了,在发展8万多人的基础上,整编了7个师,陈毅任代军长,刘少奇任政委。后又迅速发展成18万大军,参加了打败日本鬼子的战斗,后成为解放江南、解放全中国的主力部队之一,我们胜利了。

  编后记:1939年冬天,周临冰、施奇、汪企求和毛薇卿(又名毛维青),在新四军军部速记班学习结业后,被调到军司令部机要科工作。到军部机要科后,除了要学习机要技术外,叶挺军长对她们的思想教育抓得特别紧,提出机要员要做到:门紧,手紧,脚紧,嘴紧。对自己的密码本,要比爱护自己的生命更重;宁可牺牲自己,也不能让密码本落入敌手。

  在皖南事变中被捕的30位新四军女兵中,牺牲在集中营的有9人;5年间不断有人越狱,但成功的只有可数的三四人,到1945年只剩下6人,直到日寇投降、集中营被迫解散后才获释放。当年被关在上饶集中营时,毛维青只有18岁,后在上饶集中营越狱出来的。而另外两位女战友施奇和汪企求,则分别牺牲于1942年的6月8日和6月19日,施奇被活埋于江西上饶的茅家岭,汪企求被枪杀于崇安的赤石。当毛维青谈起皖南事变时说:“那时候受尽了折磨,但我们就是死也不会投降的。尽管当时只要按个手印就可以获得自由,但我从来没有动摇过对党的信仰和忠诚。”她的语气坚定而平静,双眸在泪水中闪闪发光。这位擅长画中国画的老人,特别喜欢红色,她的画大部分是殷红的梅花、杜鹃花。她说:“画着这点点殷红,我就会想到皖南事变中突围时自己,突然大口大口喷吐的鲜血;画着这点点殷红,我更会想起一起走上战场、最后又为民族解放事业而抛洒了一腔热血的亲密战友施奇等革命烈士。”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上一代革命先辈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人民江山,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70多年艰苦奋斗,使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并迎来了强起来的伟大时代,站在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点,我们始终不能忘记这些在战火年代用鲜血和生命为新中国成立的奠基者,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3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