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鼠年话老鼠

作者:郭建利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20年02月14日

  鼠为生肖首,春乃岁时先。鼠是十二生肖打头的,温岭《十二生肖歌》说得好:老大叽啊叽(鼠),老二好力气(牛) ;老三门头大(虎),老四宿乱柴(兔);老五趴在天(龙),老六倒路边(蛇);老七啜皇粮(马),老八白洋洋(羊);老九猢狲精(猴),老十讴天明(鸡);十一管夜后(狗),十二供神道(猪)。

  《生肖歌》《柴爿花》之鼠

  天台《生肖谣》亦从鼠声入笔,而以猪叫煞尾:老大吱吱声,老二牵梗绳;老三名头大,老四钻柴哈(间);老五会上天,老六倒路边;老七性更犟,老八本姓杨;老九勿斯文,老十开天门;十一客来汪汪声,十二杀倒咿咿声。

  黄岩《生肖歌》大同小异:

  老大细(鼠),老二好力气……老七落校场,老八本性良;老九猢狲形,老十叫开门;十一啜(吃)勿饱,十二供神道。

  老鼠生性多疑,身体细小、灵巧,但相貌并不讨喜,譬如成语獐头鼠目,形容人面目猥琐、心术不正;贼眉鼠眼形容人鬼鬼祟祟。老鼠口碑不佳:胆小如鼠、鼠目寸光、抱头鼠窜……还有“老鼠过街——人人喊打”,都表明人们对此小动物并无好感,有的是强烈的憎恶之情。

  黄岩、路桥谚语:“老鼠苍蝇害人精,夺我口粮要我命!”老鼠种类多,繁殖力强、适应性好,据估算,我国现有各种鼠类的数量竟达人口数的4倍。鼠类经常盗粮、毁树,啃噬电线、家具等物品,传播疾病,对人类危害很大。

  其实老鼠作为“子神”也有另一面:善攀善泳,身手敏捷,机灵、聪明而有灵性,能预知吉凶祸福,故文人誉之“锦鼠、瑞鼠、玉鼠、灵鼠、福鼠”。鼠辈形象亦能登上大雅之堂:徐悲鸿、张大千、黄永玉等名家均有精妙的“鼠画”。齐白石画虾堪称一绝,殊不知生肖属鼠的他对鼠情有独钟,一生画鼠无数,寄情言志,故有“‘鼠’画家”之称。其笔墨及题诗,无不透出他特有的幽默和调侃,警醒世人,意趣横生,乡野气息扑面而来。

  老鼠的形象在台州童谣《柴爿花》里显得很可爱。杜鹃花为何称柴爿花?意指其花期火红一片,如木柴燃烧起的火焰。《柴爿花》传唱较广,各地歌词稍有不同。温黄一带的版本是:“柴爿花,红大大,黄鱼对白蟹;白蟹两头尖,弹涂讨老嫣(跳跳鱼娶老婆);泥鳅讲做媒,花猫做厨倌;老鼠搿桶盘,蛤蟆坐起堆加堆。呒到上桌尝尝鲜,嘀嗒嘀嗒啜及完(吃个完)。”婚宴喜庆,场面闹猛、滑稽。花猫和老鼠的馋嘴是出了名的,让它们做厨师、行堂(捧菜),不被吃光才怪呢。这叫监守自“食”。正如台州人说的“鲞头(鱼干)交拨猫”“鲞头交拨(给)猫管”“鲞头交拨猫望(看守)”——保不住或用错人。明知猫偷腥靠不住却用它,那主人就要担“用人不当”之责了。领导干部更应防止用人失察、失误,以免造成严重后果。

  老鼠脱落米缸指一个人命好

  台州有一些澳门美高梅平台老鼠的老话和歇后语,生动贴切,耐人咀嚼。

  最有名的是“老鼠脱落米缸——运好。”“瞎眼猫碰着死老鼠——运气好。”

  老鼠四处觅食,偷米、偷油,只为果腹、糊口,假如一只饥肠辘辘的老鼠忽然掉到粮仓里,或米缸里,那真是行大运,喜从天降,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运好勿用起早”,恰如临海话所说:“运气来爻,大城砖阿捺勿牢”。阿:也。运气来了,大城砖也压不住,鸿运当头,该你的就是你的,别人抢也抢不去。大城砖,指砌台州府城墙的专用砖,比普通砖大,特别厚重。

  “老鼠脱落米缸”,也指一个人命好。如有的人嫁入豪门,或娶了富家女,一下子房、车什么都齐了。或许就少奋斗十年。而瞎眼猫是捕不到老鼠的,碰到死老鼠,那不是走运是什么?

  然而,老鼠也有背运之时。临海老话:老鼠咬断饭箩绳,黄狗走过趁现成。早时呒冰箱,人们将剩饭、剩菜放在竹制的饭箩里,吊在通风处,以防变馊。当老鼠使劲咬断吊饭箩的绳,掉落的食物恰巧被路过的黄狗叼走了。这么一来:老鼠白辛苦,黄狗白得食。这回是黄狗撞大运了。比喻辛勤劳作而成果却碰巧被别人拿走了,让别人捡了便宜,坐享其成,不劳而获。正应了一句俗话:来得早勿如来得巧。

  大虫头老鼠尾

  台州有句老话:大虫头、老鼠尾。大虫即老虎,意思是虎头鼠尾,有始无终。开头轰轰烈烈,最后无声无息。做事万不可如此,一定要通盘规划,预估困难,善始善终。

  台州话歇后语:

  “老鼠呒有隔夜粮——啜(吃)光。”“老鼠该勿隔夜粮——贪啜。”该勿:存不住、守不住。类似土语“该勿牢”。

  因为老鼠一见食物就想吃,不会留到转日。除非它吃撑了。此歇后语揭示出鼠类嘴馋贪吃的特性。所以台州俗话说:“芋头叶水挡挡泻,老鼠食粮勿过夜。”芋叶质厚,盾状,像一把把仰天的小绿伞,雨后或晨间常有水珠荡漾,但一出太阳就蒸发了,或者风一吹就摇落了。它和鼠粮一样都存不了多久。“芋头叶水存勿牢”,比喻知识不巩固,或指巧取豪夺的钱财不会久长。

  “老鼠尾巴生大毒——小病”,老鼠本身就小,尾巴就更细小了。鼠尾生疮也不会致命,只是小毛病,没啥大不了的。尾巴,方音米波。“老鼠进风箱——两头受气”,钻进风箱的老鼠,不管风箱是一拉或一推,进气排气都要被风灌,往哪头跑都受气,两面不讨好,到处受委屈。“受气”是双关。

  台州人说“一粒老鼠屙(屎)糊镬粥”“一粒老鼠屙糊镬羹”“一粒老鼠屙坏蛮一镬羹”。羹又叫糟羹,是台州特色小吃,元宵节每户必搅。羹“颜值”或许不高,但足以熨帖肠胃:“望望乱糟糟,啜啜蛮味道。”糊溚溚、香喷喷,口感鲜美,荤素兼备,老少咸宜,啜一碗还想啜凑(再吃)。假如一锅羹里掉落一粒鼠粪,那有多恶心,多可惜。辛辛苦苦花成本搅的整锅羹就毁了。比喻只因很小的一点事而坏了大事。坏蛮:毁坏。

  “狗趿(拖)老鼠,多管闲事;猫捉老鼠,天经地义。”猫鼠是前世仇家,没有猫的地方,老鼠就无法无天,肆意妄为。所以温岭有句俗话:“猫去了,老鼠出来伸腰。”警察走了,小偷就嚣张起来了。纪委来了,贪官就怕了。

  临海俚语:“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泥水老司生儿徛屋栋,拉车客生儿后头送。”泥瓦匠之子往往站屋顶子承父业,而手拉车后帮着推车的正是拉车人之子。为何重蹈父辈命运?除了遗传因素,更有生活环境和家庭教育的巨大影响。语带调侃,也透出底层百姓对阶层固化的无奈和愤懑之情。“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血统论”“出身论”固然荒谬、可恶,但阶层壁垒的跨越绝非易事。读书改变命运,教育是打破阶层壁垒的最好工具,但“寒门难出贵子”,始终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也是残酷的现实,切中了当下社会的痛点。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3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