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捣年糕

作者:林热军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20年01月17日

  临近年底,农村年味足,偶尔能听到鞭炮的声响了,空气中弥漫着节日的喜气。莲嫂子用毛巾包着送来了两块刚下笼的年糕,妈妈拿来了红糖,我摘下一小块,用手慢慢捏薄,放上糖,然后包起来吃。好久没有吃到新鲜的年糕了,好香呀,我不禁想起了小时候捣年糕的事。

  那时物资贫乏,小孩子要找点零食吃也不易。年底的捣年糕是小孩子们掰着指头算的大节,因为每人可以放开肚皮吃一顿。

  爷爷在堂前放了两个大水缸,叫大伯和四叔挑个半满,把粳米倒进去。大约浸泡3天,妈妈、伯母和四婶放在磨上磨,小叔读书回来,有时也会磨一会。小姑带着我们几个小孩子在旁边玩,要磨两天。

  捣年糕的日子终于到了,小叔放下了心爱的书本从楼上下来了。大伯和四叔和生产队告了假,爸爸也从乡绣衣厂回来了,一家人好不热闹。

  爷爷做厨,是总指挥,他把米粉倒进饭蒸里,放在锅上烧。时不时用筷子在饭蒸上拨动,看是否熟。当蒸汽从米粉上升起,大伯便把饭蒸搬起来,倒在捣子臼里。爸爸、四叔、小叔轮换着用捣子头捣,大伯在边上不时地翻着,妈妈、伯母、四婶在灶前烧。第一蒸捣好了,伯母先用刀切下几小块给我们几个眼巴巴等着的小孩子。妈妈从厨子里拿出一碗糖饮(一种用番薯煎的液态糖),我们用糕蘸着吃。手做的糕韧劲足,咬起来有劲。这样的糕又香又甜又有些咸(加了少许盐),别提有多美了。

  大人们都站着吃,伯母用饭巾包了好些年糕,叫四婶趁热送给小姨婆、三姨婆和大姑姑。有时会有讨饭的,站在门口,也给些他们,第一蒸往往就这样分完了。

  我们每一蒸都吃些,直到实在吃不下,就在爸爸身边听他们讲长征的故事,爸爸和叔叔们有时会争得面红耳赤,大伯来打圆场,大家笑笑又说时事去了。

  天有点冷,风呼呼地吹。灶里的火很旺,倒也不冷,只是脚有些麻。远处传来声声犬吠,夜已深了,弟弟、妹妹们熬不住被抱到楼上睡了,我还坚持着。

  灶烧了一天一夜,烟囱边的横梁和楼板都烧红了,爸爸提着水从楼上往下浇,只见上面滋滋冒水汽。

  早起的鸟儿开始在树上唱歌了。

  妻子和儿子从外面回来了,我一人一块包着糖给他们吃。儿子吃着说:“年糕还有这种吃法的呀,还真蛮好吃的呢。”妈妈说:“你爸爸和叔叔小时候都这样吃的,这才好吃呢。那时是手做的比这香得多呢。”

  现在的孩子怎么能体会我小时候吃年糕的心情,想起那时吃年糕,我似乎还能闻到那香味呢!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3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